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主页 > 抖音养号教程 > 正文

两卡一平台的B端效应

    C2B这一模式的逻辑在于,整合腾讯在微信、QQ等社交工具上积累的用户,利用AI技术帮助B端企业、G端场景开发数字化产品和服务。因此,用C2B的思维来看待腾讯医疗业务今年的几大解决方案布局,主线会显得更加清晰。
    腾讯医疗副总裁吴文达说到,“美团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外卖,但医生不知道你到底有怎样的医疗需求,这是因为大家以前把看病看作很简单的交换,我有需求,医生帮我服务。但是,没有有效运行的家庭医生制,医患关系是割裂的。”
   “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帮助一个病患跟某一个医生、某一个社康、某一个医院,建立更长久的关系。不管是连接、沟通、还是通过技术AI提升基层医生的能力。”
    这也是腾讯电子健康卡的初衷:凭借腾讯的“连接”能力,让医患双方能更精准地对接,并且将用户的检查报告、个人档案沉淀下来;而面向支付环节的医保电子凭证,则是打通线上线下支付流,缩短患者就诊购药的等候时间。
    在最新的数据中,微信医保电子凭证,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31个省;电子健康卡落地20个省、接入1500多家医院。
    此前,在接受雷锋网采访时,电子健康卡产品负责人吴一凡表示,健康卡团队本身的定位就是to G、to B再to C,帮助政府和医院将医疗服务延伸到健康服务,让用户通过这张卡管理自己的健康。而to G、to B的一大特点是要做“重”:跟各个地方的卫健委和医院合作,考虑怎么跟医院系统打通、怎么获得各个地方卫健委政策的支持。
    吴文达将其比喻为“铺水管”:“基建服务不是以前QQ、微信一铺就可以覆盖全国人,我们还是要埋头苦干,一个个县、城市、医院慢慢去做。”
    所以,腾讯投入很多精力与三甲医院、基层医院合作,实现线上线下的联动,摆脱纯线上的单线关系(这点区别于其他的O2O或者B2C平台)。吴文达设定的一个远期目标是:不管用户在哪里,都可以挂到所在地的号源。“如果我在北京,医生在深圳,对我来说意义很小。”
    据动脉网的一份抽样调查中显示,47家开通预约挂号的医院中,有44家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在线预约挂号,22家医院开通了多个预约挂号端口。
    吴文达: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不着手做就不能解决‘让病患跟医生建立长期关系’的问题。但是,这件事情还处于早期,目前团队正在准备。”
    怎么发掘B端能力?他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腾讯医疗健康开发出的专科肿瘤助手,这是腾讯与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合作多年的成果,吴文达称之为“To B端的新尝试”。
    2018年,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医院门诊量达到了144.72万人次。“但是,他们发现一个病人来挂号,只有10%的病人是这个医生想看的、擅长看的。”“我们利用AI进行配对和整合,患者按照平台要求实名上传病史资料,AI引擎通过计算分析判断患者病情,并将专家号匹配给病情重、急需专家诊疗的患者。”
    例如,通过分析病史资料,初步判断为需要手术治疗的甲状腺癌患者,比单纯想要做甲状腺体检的人群有更大可能匹配到头颈外科的专家号,从而提升专家号的利用效率。
    从2018年3月试点精准预约到2019年6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共有11个外科科室、83位医生,每周共计875个专家号接入精准预约功能。
    问诊、分诊类的应用也在深圳南山医院开展。
    南山医院是深圳市首家通过国家标准复评的三甲医院,是全市十七家区域医疗中心之一。2018年,南山医院完成门诊量303.65万人次,出院量51119人次。
    在电子健康卡应用方面,该院网络技术科副主任吕周平说到,目前医院采用了腾讯优图实验室的人脸核验能力,为医院的实名就诊提供支撑。此外,南山医院使用了AI分诊技术,在南山医院所有的科室,都可以分时段预约到半小时以内。
   “我们在进行分时段预约时,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矛盾:患者的医疗知识跟医生是不成比例的。很多人不知道肚子痛该挂什么科。因此,我们利用了AI的方式,把每一个医生的知识图谱构建出来,在患者输入肚子痛的时候,只要勾选几个简单问题,就会分诊到合适的医生。这样的分诊才是真正有意义的。”

《两卡一平台的B端效应》: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